首页 > 正文
安徽治疗癫痫病的民间偏方,南京看癫痫病有哪些医院,杭州治医院癫痫专病特色技术

安徽有哪些治疗癫痫病医院,江西哪家医院治癫痫能治好,安徽哪家的医院治癫痫病好,安徽癫痫病专科医院在哪里,杭州治疗癫痫都有哪些好方法,南京医院癫痫专病哪家治疗专业,安徽重点专科医院癫痫专病,浙江治儿童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南京哪里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安徽哪个医院疗癫痫病比较好

  原标题:从高管到蟹塘主

↑海归夫妇带火“妇女扎蟹队” 扎一只蟹得3元,有人一天最多能赚1000多元
↑贺意涵

  秋意渐浓,就连非吃货属性的朋友也时常会把“这是一个吃大闸蟹的季节”挂在嘴边,因此每年9~11月大闸蟹的市场总是热火朝天。

  本周,记者采访了一对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年轻夫妇,他们放弃了北京的高薪工作,为了继续深造而下到江南,借助淘宝创业,不但做起了“塘主”养殖大闸蟹,还带火了一队乡村妇女。而这支后来被称为“妇女扎蟹队”的团队有多火,且往下看。

  

  

  “这两天忙,订单都没停过,一会儿聊天时出神可别介意。”采访开始前,蟹塘主的老板娘贺意涵带着歉意放下了手机。其实,从与老板娘相见到她说这句话,也不过十来分钟,只是手机提示音一直在提醒着我们“生意来啦”。

  9月20~23日是阳澄湖的开湖时间,也是蟹农忙碌大半年准备一鼓作气大干一场的时候。“可不,辛苦了这么久,憋着这一股劲儿,就等现在。”贺意涵说道。

  看着面前这位妆容精致的姑娘,若不是晒黑的双臂和被蟹钳夹伤的手指,实在无法与蟹农联系起来。不过贺意涵笑称,她的老公Louis(路易斯)更具违和感,“他人很白净,还是那种只晒红不晒黑的肤质,每次下塘都不太像是能干活的。”贺意涵说,“初来乍到,大家都以为我们是去玩或者买螃蟹的,根本没想到咱俩是去养蟹卖蟹的。”

  可就是这样子的两个“读书人”,如今“牛郎织女”式地当起了蟹农。

  时间回到2010年,贺意涵从河南郑州大学毕业,在一家银行零售部找到了一份可以说是“铁饭碗”的工作。两年后,再辗转到北京某知名互联网公司管理层就职,当时的月薪除去五险一金已有15000元。与此同时,Louis在英国拿到硕士学位后,归国就业的第一站也放在了北京,就职于中关村的某金融平台,薪资待遇也很不错。但租房挤地铁疲于奔命的生活让两人觉得理想、抱负变得无所适从,便任性了一把。2016年,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两个人裸辞,结束了北漂生活。

  “刚来到南京,我们没想过自己能做些什么事情,也没有找工作,只是一个偶然机会,我老公在英国的老师过来参加了一个学术论坛,我们也去听了。”贺意涵和Louis当天还宴请这位外国老师吃了淮扬菜,可没想到,一个外国人点的第一道菜,竟然是大闸蟹。

  外国人热衷于大闸蟹,这个小细节,在贺意涵脑中刻下了一笔。当晚睡前,贺意涵就提议:“干脆在江苏做大闸蟹的生意。”

  于是,说干就干,便有了现在的“蟹塘主”。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门外汉”贺意涵和Louis开始在人生地不熟的江苏寻找养殖基地,语言、交通甚至连住宿都成为了他们的难题。

  听人说起,红膏蟹才是大闸蟹中最好吃的,于是两人来到江苏兴化。从南京到兴化,242公里,每周二次来回奔波,不过与北京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是在为自己的学费打拼。

  既然做了就要做好,夫妻俩请了专业人士协助采集了兴化水域和大闸蟹年产值的数据和资料,并对比了12块水域的水质资料后,最终选取了现在的这片区域,200亩蟹塘,作为自己的螃蟹养殖基地。

  承包蟹塘,两人就已拿出全部积蓄了,因此,从选蟹苗放养到清塘巡视,每一个环节,夫妻俩都是亲力亲为。

  “没想到养蟹这么苦这么难!”贺意涵说,“你知道吗?一只蟹要脱17次壳,昼伏夜出,我们基本上都要在下半夜睡觉,很多时候会累的直接钻进蟹塘上的棚子过夜。”

  虽然辛苦,但都说相爱的两人在一起共同努力,相互扶持,一切都是值的。为了提高蟹的品质,饲料都是选取蒸玉米,进口鱼粉等。贺意涵不喜欢鱼粉的腥味,所以喂螃蟹的活儿,都交给老公处理,贺意涵更多得负责销售。

  在卖蟹的过程中,贺意涵花了很多心思,这也将是文章开头提到的“妇女扎蟹队”的由来。

  “我们捆扎螃蟹的工具有绳子和香草两类,香草成本高。不过,我收到过很多评价说用香草捆的蟹蒸出来特别香,成本高也值了。”刚做生意,为了在客户群中留下良好口碑,贺意涵透露就连扎法都做了一番研究。

  她回忆,当时,想着请一位村里赋闲的妇女帮忙,没想到她速度很快,“三下五除二”就扎好了。精益求精,贺意涵就思量着,要是来个花式扎法会不会更好。因此,两人最终也研究出了一套新花样。

  随着销量的增加,贺意涵需要更多人手来节约时间,提高效率。于是,她说服了那位大姐将她的手艺传播给村民,实现共赢。目前,在他们麾下已有一个五六人的团队,组成了“妇女扎蟹队”。据了解,她们很有能力干活,按扎一只蟹3元的预算,一位妇女一天最多能收入1000多元。

  而最初那位大姐的受欢迎程度,也在意料之外,贺意涵说:“今年已经有7位老板去找她要电话号码,前前后后也有五六十人找她扎蟹,甚至还有好多人直接跑到她家里去学艺。”

  但是这位大姐却跟贺意涵表态:“放心,跟谁涨价也不会跟你涨价。”

  

  

  其实,在刚刚回国那会,夫妻俩就看到国内电子商务的发展势头。因此除了亲力亲为维护好蟹塘,组建“妇女扎蟹队”,他俩最终还想要在淘宝上开一家店铺,扩大销售。

  不光如此,夫妻俩也帮助了村里不少蟹农开起了网店,增加了营收。贺意涵说:“在这里很开心,大家都很朴实。”

  “虽然头发剪短了,人晒黑了,皮肤也有了皱纹,但是咱俩每天都盼着把货发完的那一刻,很踏实。”贺意涵说,这就是变化。(记者华姣)

  来源: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刘光博

  原标题:从高管到蟹塘主

↑海归夫妇带火“妇女扎蟹队” 扎一只蟹得3元,有人一天最多能赚1000多元
↑贺意涵

  秋意渐浓,就连非吃货属性的朋友也时常会把“这是一个吃大闸蟹的季节”挂在嘴边,因此每年9~11月大闸蟹的市场总是热火朝天。

  本周,记者采访了一对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年轻夫妇,他们放弃了北京的高薪工作,为了继续深造而下到江南,借助淘宝创业,不但做起了“塘主”养殖大闸蟹,还带火了一队乡村妇女。而这支后来被称为“妇女扎蟹队”的团队有多火,且往下看。

  

  

  “这两天忙,订单都没停过,一会儿聊天时出神可别介意。”采访开始前,蟹塘主的老板娘贺意涵带着歉意放下了手机。其实,从与老板娘相见到她说这句话,也不过十来分钟,只是手机提示音一直在提醒着我们“生意来啦”。

  9月20~23日是阳澄湖的开湖时间,也是蟹农忙碌大半年准备一鼓作气大干一场的时候。“可不,辛苦了这么久,憋着这一股劲儿,就等现在。”贺意涵说道。

  看着面前这位妆容精致的姑娘,若不是晒黑的双臂和被蟹钳夹伤的手指,实在无法与蟹农联系起来。不过贺意涵笑称,她的老公Louis(路易斯)更具违和感,“他人很白净,还是那种只晒红不晒黑的肤质,每次下塘都不太像是能干活的。”贺意涵说,“初来乍到,大家都以为我们是去玩或者买螃蟹的,根本没想到咱俩是去养蟹卖蟹的。”

  可就是这样子的两个“读书人”,如今“牛郎织女”式地当起了蟹农。

  时间回到2010年,贺意涵从河南郑州大学毕业,在一家银行零售部找到了一份可以说是“铁饭碗”的工作。两年后,再辗转到北京某知名互联网公司管理层就职,当时的月薪除去五险一金已有15000元。与此同时,Louis在英国拿到硕士学位后,归国就业的第一站也放在了北京,就职于中关村的某金融平台,薪资待遇也很不错。但租房挤地铁疲于奔命的生活让两人觉得理想、抱负变得无所适从,便任性了一把。2016年,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两个人裸辞,结束了北漂生活。

  “刚来到南京,我们没想过自己能做些什么事情,也没有找工作,只是一个偶然机会,我老公在英国的老师过来参加了一个学术论坛,我们也去听了。”贺意涵和Louis当天还宴请这位外国老师吃了淮扬菜,可没想到,一个外国人点的第一道菜,竟然是大闸蟹。

  外国人热衷于大闸蟹,这个小细节,在贺意涵脑中刻下了一笔。当晚睡前,贺意涵就提议:“干脆在江苏做大闸蟹的生意。”

  于是,说干就干,便有了现在的“蟹塘主”。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门外汉”贺意涵和Louis开始在人生地不熟的江苏寻找养殖基地,语言、交通甚至连住宿都成为了他们的难题。

  听人说起,红膏蟹才是大闸蟹中最好吃的,于是两人来到江苏兴化。从南京到兴化,242公里,每周二次来回奔波,不过与北京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是在为自己的学费打拼。

  既然做了就要做好,夫妻俩请了专业人士协助采集了兴化水域和大闸蟹年产值的数据和资料,并对比了12块水域的水质资料后,最终选取了现在的这片区域,200亩蟹塘,作为自己的螃蟹养殖基地。

  承包蟹塘,两人就已拿出全部积蓄了,因此,从选蟹苗放养到清塘巡视,每一个环节,夫妻俩都是亲力亲为。

  “没想到养蟹这么苦这么难!”贺意涵说,“你知道吗?一只蟹要脱17次壳,昼伏夜出,我们基本上都要在下半夜睡觉,很多时候会累的直接钻进蟹塘上的棚子过夜。”

  虽然辛苦,但都说相爱的两人在一起共同努力,相互扶持,一切都是值的。为了提高蟹的品质,饲料都是选取蒸玉米,进口鱼粉等。贺意涵不喜欢鱼粉的腥味,所以喂螃蟹的活儿,都交给老公处理,贺意涵更多得负责销售。

  在卖蟹的过程中,贺意涵花了很多心思,这也将是文章开头提到的“妇女扎蟹队”的由来。

  “我们捆扎螃蟹的工具有绳子和香草两类,香草成本高。不过,我收到过很多评价说用香草捆的蟹蒸出来特别香,成本高也值了。”刚做生意,为了在客户群中留下良好口碑,贺意涵透露就连扎法都做了一番研究。

  她回忆,当时,想着请一位村里赋闲的妇女帮忙,没想到她速度很快,“三下五除二”就扎好了。精益求精,贺意涵就思量着,要是来个花式扎法会不会更好。因此,两人最终也研究出了一套新花样。

  随着销量的增加,贺意涵需要更多人手来节约时间,提高效率。于是,她说服了那位大姐将她的手艺传播给村民,实现共赢。目前,在他们麾下已有一个五六人的团队,组成了“妇女扎蟹队”。据了解,她们很有能力干活,按扎一只蟹3元的预算,一位妇女一天最多能收入1000多元。

  而最初那位大姐的受欢迎程度,也在意料之外,贺意涵说:“今年已经有7位老板去找她要电话号码,前前后后也有五六十人找她扎蟹,甚至还有好多人直接跑到她家里去学艺。”

  但是这位大姐却跟贺意涵表态:“放心,跟谁涨价也不会跟你涨价。”

  

  

  其实,在刚刚回国那会,夫妻俩就看到国内电子商务的发展势头。因此除了亲力亲为维护好蟹塘,组建“妇女扎蟹队”,他俩最终还想要在淘宝上开一家店铺,扩大销售。

  不光如此,夫妻俩也帮助了村里不少蟹农开起了网店,增加了营收。贺意涵说:“在这里很开心,大家都很朴实。”

  “虽然头发剪短了,人晒黑了,皮肤也有了皱纹,但是咱俩每天都盼着把货发完的那一刻,很踏实。”贺意涵说,这就是变化。(记者华姣)

  来源: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刘光博

  原标题:从高管到蟹塘主

↑海归夫妇带火“妇女扎蟹队” 扎一只蟹得3元,有人一天最多能赚1000多元
↑贺意涵

  秋意渐浓,就连非吃货属性的朋友也时常会把“这是一个吃大闸蟹的季节”挂在嘴边,因此每年9~11月大闸蟹的市场总是热火朝天。

  本周,记者采访了一对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年轻夫妇,他们放弃了北京的高薪工作,为了继续深造而下到江南,借助淘宝创业,不但做起了“塘主”养殖大闸蟹,还带火了一队乡村妇女。而这支后来被称为“妇女扎蟹队”的团队有多火,且往下看。

  

  

  “这两天忙,订单都没停过,一会儿聊天时出神可别介意。”采访开始前,蟹塘主的老板娘贺意涵带着歉意放下了手机。其实,从与老板娘相见到她说这句话,也不过十来分钟,只是手机提示音一直在提醒着我们“生意来啦”。

  9月20~23日是阳澄湖的开湖时间,也是蟹农忙碌大半年准备一鼓作气大干一场的时候。“可不,辛苦了这么久,憋着这一股劲儿,就等现在。”贺意涵说道。

  看着面前这位妆容精致的姑娘,若不是晒黑的双臂和被蟹钳夹伤的手指,实在无法与蟹农联系起来。不过贺意涵笑称,她的老公Louis(路易斯)更具违和感,“他人很白净,还是那种只晒红不晒黑的肤质,每次下塘都不太像是能干活的。”贺意涵说,“初来乍到,大家都以为我们是去玩或者买螃蟹的,根本没想到咱俩是去养蟹卖蟹的。”

  可就是这样子的两个“读书人”,如今“牛郎织女”式地当起了蟹农。

  时间回到2010年,贺意涵从河南郑州大学毕业,在一家银行零售部找到了一份可以说是“铁饭碗”的工作。两年后,再辗转到北京某知名互联网公司管理层就职,当时的月薪除去五险一金已有15000元。与此同时,Louis在英国拿到硕士学位后,归国就业的第一站也放在了北京,就职于中关村的某金融平台,薪资待遇也很不错。但租房挤地铁疲于奔命的生活让两人觉得理想、抱负变得无所适从,便任性了一把。2016年,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两个人裸辞,结束了北漂生活。

  “刚来到南京,我们没想过自己能做些什么事情,也没有找工作,只是一个偶然机会,我老公在英国的老师过来参加了一个学术论坛,我们也去听了。”贺意涵和Louis当天还宴请这位外国老师吃了淮扬菜,可没想到,一个外国人点的第一道菜,竟然是大闸蟹。

  外国人热衷于大闸蟹,这个小细节,在贺意涵脑中刻下了一笔。当晚睡前,贺意涵就提议:“干脆在江苏做大闸蟹的生意。”

  于是,说干就干,便有了现在的“蟹塘主”。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门外汉”贺意涵和Louis开始在人生地不熟的江苏寻找养殖基地,语言、交通甚至连住宿都成为了他们的难题。

  听人说起,红膏蟹才是大闸蟹中最好吃的,于是两人来到江苏兴化。从南京到兴化,242公里,每周二次来回奔波,不过与北京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是在为自己的学费打拼。

  既然做了就要做好,夫妻俩请了专业人士协助采集了兴化水域和大闸蟹年产值的数据和资料,并对比了12块水域的水质资料后,最终选取了现在的这片区域,200亩蟹塘,作为自己的螃蟹养殖基地。

  承包蟹塘,两人就已拿出全部积蓄了,因此,从选蟹苗放养到清塘巡视,每一个环节,夫妻俩都是亲力亲为。

  “没想到养蟹这么苦这么难!”贺意涵说,“你知道吗?一只蟹要脱17次壳,昼伏夜出,我们基本上都要在下半夜睡觉,很多时候会累的直接钻进蟹塘上的棚子过夜。”

  虽然辛苦,但都说相爱的两人在一起共同努力,相互扶持,一切都是值的。为了提高蟹的品质,饲料都是选取蒸玉米,进口鱼粉等。贺意涵不喜欢鱼粉的腥味,所以喂螃蟹的活儿,都交给老公处理,贺意涵更多得负责销售。

  在卖蟹的过程中,贺意涵花了很多心思,这也将是文章开头提到的“妇女扎蟹队”的由来。

  “我们捆扎螃蟹的工具有绳子和香草两类,香草成本高。不过,我收到过很多评价说用香草捆的蟹蒸出来特别香,成本高也值了。”刚做生意,为了在客户群中留下良好口碑,贺意涵透露就连扎法都做了一番研究。

  她回忆,当时,想着请一位村里赋闲的妇女帮忙,没想到她速度很快,“三下五除二”就扎好了。精益求精,贺意涵就思量着,要是来个花式扎法会不会更好。因此,两人最终也研究出了一套新花样。

  随着销量的增加,贺意涵需要更多人手来节约时间,提高效率。于是,她说服了那位大姐将她的手艺传播给村民,实现共赢。目前,在他们麾下已有一个五六人的团队,组成了“妇女扎蟹队”。据了解,她们很有能力干活,按扎一只蟹3元的预算,一位妇女一天最多能收入1000多元。

  而最初那位大姐的受欢迎程度,也在意料之外,贺意涵说:“今年已经有7位老板去找她要电话号码,前前后后也有五六十人找她扎蟹,甚至还有好多人直接跑到她家里去学艺。”

  但是这位大姐却跟贺意涵表态:“放心,跟谁涨价也不会跟你涨价。”

  

  

  其实,在刚刚回国那会,夫妻俩就看到国内电子商务的发展势头。因此除了亲力亲为维护好蟹塘,组建“妇女扎蟹队”,他俩最终还想要在淘宝上开一家店铺,扩大销售。

  不光如此,夫妻俩也帮助了村里不少蟹农开起了网店,增加了营收。贺意涵说:“在这里很开心,大家都很朴实。”

  “虽然头发剪短了,人晒黑了,皮肤也有了皱纹,但是咱俩每天都盼着把货发完的那一刻,很踏实。”贺意涵说,这就是变化。(记者华姣)

  来源: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刘光博

浙江哪家医院癫痫专病治疗好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